◈ 第1章

第2章

不會忍心讓她來做事呢,車是他在推着的,許知夏的手就這麼挽着他臂彎處,就這麼一路走到超市內。
  打算做個鴛鴦火鍋,賀季州不能吃辣,可許知夏偏偏就很能吃辣的,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買個鴛鴦鍋。
  火鍋的食材倒是挺簡單的,買了平時喜歡吃的,一路上都是許知夏在選着。
  「老公,你選些你愛吃的吧,這些食材都是我愛吃的。」
  許知夏看着車裡的都堆滿一半的位置了。
  「你喜歡吃什麼,我就喜歡吃什麼,你買的這些都沒有我討厭的。」
  許知夏歪着頭,思考着,「那你討厭什M.L.Z.L.么?」
  賀季州在腦海里思索了半點好像還真沒有不喜歡的。
  終於將一切食材都買完啦。
  回了家兩人就分工合作的,賀季州負責洗菜,而許知夏就負責在一旁看着,一邊吃着零食。
  是賀季州不讓她做這些事情的,他說有他在就不需要她來。
  賀季州是背向著她的,許知夏看着賀季州的高大挺拔的背影,望着他的背影就彷彿一切都變得格外的溫暖了。
  許知夏慢慢走到了他的身邊。
  「要不要吃薯片?」
她將薯片放到了他的嘴前。
  賀季州張開了嘴,唇間卻不小心碰到了許知夏的手。
  許知夏下意識縮回了手。
  許知夏不知怎麼的,一下子就從賀季州的手彎處跑進了他的懷裡。
  兩人四目相對着,許知夏腦子冒出了點顏色畫面。
  她想也沒想地親吻了賀季州嘴巴,纖白的手纏着賀季州的脖子。
  賀季州發出沙啞地聲音,「還想不想吃晚飯了,就這麼折磨我?」
  賀季州一個猛得進攻連話都沒給她說出口。
第48章為愛陪着她  賀季州的手本身在清洗着菜,手上沾着一點兒水,他將手放在到了許知夏腰處,一把緊緊摟着了她,他也沒想到對方會突然招惹到他。
  賀季州在她的唇上親吻了許久,好一會兒才停止了。
  「好啦!
今晚在繼續行嘛!」
賀季州發出若有若無的聲音,抵在她的耳旁處。
  許知夏用手推開了他,顯然是推不動賀季州的。
  「誰要跟你繼續!」
許知夏機智地從手彎下鑽了出去,一開始是怎麼進來的,出去就怎麼出去的。
  許知夏羞紅着臉跑出了客廳,留着賀季州一人在那兒,他在後頭看着直呼搖搖頭。
  賀季州將一切食材都準備好了,將火鍋搬到了客廳吃,只因為許知夏想要在邊看着綜藝邊吃着,她還特別喜歡坐在地毯上享受着。
  「小心燙。」
  許知夏本來是想要將鍋搬動起來的,她瞧着鍋有些歪了。
她還沒碰到就被賀季州拉回了手。
  「有事情需要做的,你就讓我來就行了。」
賀季州抬動着鍋,搬到了正確位置。
  季暖湊近了他的身邊,低着頭靠在賀季州的肩膀處說道。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再這麼下去,我都會被你寵壞的,我仔細的回想這些日子,我對你還只是一知半解的,有些時候或地方我都全然不了解的,你會不會嫌棄我啊?
會不會覺得我不喜歡你啊?」
  男人往火鍋里下了她最喜歡的蝦仁,最賀季州轉了頭,看着許知夏。
  賀季州的眼裡中滿是她,賀季州湊過來的姿勢低眸看她。
  兩人之間的距離近的彷彿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
  許知夏當下怔然了一下,下意識忙要退開,手卻忽然被他握住,沒讓她退開。
  賀季州的聲音低壓了下來,  「那你就被我寵下去吧!
賀太太,我們的時間還長呢,以後我們可以彼此每天的深入了解的。」
  賀季州說得也對,畢竟他們這一輩子都會好好在一起的,許知夏也不會再遠離賀季州的了。
  離爺爺的生日越來越近了,許知夏想着去商場里買合適的衣服去參加爺爺的生日會。
  只是今日想着和賀季州出門的時候,許然莫名其妙來了她家。
  許然一臉笑着,「姐姐,爸爸讓我來的,說是讓你帶我去買身衣服。」
  「我衣柜上的衣服都沒有穿着合適的,你就陪着我一起去買吧!」
許然拉着她的手,晃動着她的手臂。
  「不信你打個電話問爸爸吧,真是他讓我來的,反正到時候你也是要去的,我也要去的。」
  許知夏是不相信是父親讓許然來她這兒的,這買衣服的,又不是非得她陪着,她也沒想着打個電話向父親求證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是和你姐夫一起去的,你確定要一起嘛?」
  許然一聽到還有賀季州,連忙點點頭,她怎麼可能會不願意去呢。
  許然全然盯着賀季州,笑意着說,「季州哥哥,等會兒我會好好跟在你們身後的,絕對不會打擾到你們的,等姐姐買好了衣服,再來買我的也行呀!」
  許知夏默默翻了個白眼,這語氣簡直是綠茶極了。
  賀季州的臉是冷漠的,沒有一絲的微動,眼神淡淡的飄過在她身上,沒有回答許然的問題。
  許然對着賀季州的笑意僵了僵。
  「今天我們來點不一樣的吧!」
許知夏湊着他的身邊小聲說道。
  賀季州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跟着她來就行了。
  許知夏就這麼挽着他,一路出了別墅內,而許然就跟在他倆的身後。
  許然看着兩人的背影,緊緊親密靠着,扯了扯嘴,讓她嫉妒着。
  許然跟着兩人越走越不對勁,車不是在別墅門口停着的嘛?
怎麼越往外走了呢?
  許然停頓了腳步,大聲向著前面的人說道,  「景深哥哥,你的車不是停進別墅前的嗎?
現在我們怎麼就這麼直接走出大門了呀?」
  許知夏回過頭,「哎呀!
我忘記說了,今天我和季州兩個人想要坐公交車,比較沒有體驗過呢,所以就不開車過去啦,偶爾體驗一下也挺好的。」
  「不、不開車?
坐公交?」
季夢然驚愕着。
  不是在同她開玩笑吧,這公交車人又多又擠的。
  「妹妹,要是你不能坐公交車的話,改日你再自己一個人去商場看看吧。」
許知夏的語氣很淡,挽在賀季州的手臂沒有放下,再又抬起眼看他,「你要坐公交嘛?
來點不一樣的!」
  墨景深語調淡然,「隨你。」
  公交車?!
真是坐公交車去啊!
  許然忽然後悔來了………她這輩子都沒坐過公交車!
  她從小就是嬌生慣養着的,  這種身價無法輕易估量的人出門,居然要坐一兩塊錢的公交車,季暖的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她!
  季夢然氣的咬唇,走上去想建議換一種出行方式,可他們兩個已經走遠了!
  居然一步都不等她!
許然跺着腳又往前跑去跟在他們的身後。
  到了公交站,有七八個人在站在那兒等着,許然看着這附近等車的人,穿着都是廉價的衣服,背着廉價包包,有男有女的,長得還一般,她頓時一臉嫌棄地向旁邊站着,躲着這些人老遠了。
  許然也不知道下一班車什麼時候來,她就這麼跟着一起等着。
  許然開始試圖再掙扎一次,撅着嘴。
  「姐,我們還是坐車吧,可以打車的,就不用季州哥哥開車了,你看公交車上人這麼多,這裡還有人在排隊,等會兒肯定會很擠的。」
  許知夏淡淡道,「哦!
那你自己打車去吧!
我們兩個就座公交車就好啦!」
  等到公交車來的時候,許知夏連頭都沒回地上了公交車,沒去理會後面的許然,管她願不願意上來的。
  一群人井然有序的排隊上車,只有兩三個人擠着上去。
  賀季州單手在許知夏的後腰攬着,用手在悄悄護着她,以免她被人衝撞到,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着。
  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