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落落!」林璐璐猛地抬起,大喊出聲,眼前忽然閃過一陣刺目無邊的白光。

「林璐璐,你怎麼了?」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

她茫然地看向四周,這是她的大學教室,所有同學都轉過頭關切地看着她。

作為京大的校花兼美女學霸,林璐璐走到哪裡都是人群的焦點。

追求者自然也不在少數。

林璐璐顯然還沒弄清楚狀況,精緻動人的臉蛋滿是迷茫的神情,杏眼也蒙上了一層朦朧的水霧,看起來我見猶憐,令人憐惜。

「林璐璐同學,是不是最近準備競賽太累了,才在我的課上睡著了?」講台上的老師走過來,目色中卻沒有多少不悅。

她轉過頭,看了一眼桌上的課本。

這還是大一時候課本,難道……

她重生回了大一的時候?

這個念頭從林璐璐心裏跳了出來。

真的嗎?

是上天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

那麼……她們還沒有被林齊天殺死,落落也沒有患胃癌去世?!

一想到自己前世做的蠢事,林璐璐就感到一陣陣心酸和羞愧。

林齊天是林家唯一的獨子,從小就被她們姐妹幾個捧在手心寵愛,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而被收養而來的林落,不過是給林齊天擋災的工具人。

即使他為林家傾盡一切,甚至都付出了生命,也沒得到她們的另眼看待。

直到他離開,她們才驀然發現,原來曾經百般嫌棄的少年,在她們的生活中佔據了那麼重要的地位。

林落走了,大姐頭疼再也沒人為她按摩。

二姐失眠,再也沒人為她彈琴助眠。

三姐狂暴症發作,再也沒人不顧自己危險安撫她。

四姐飽受抑鬱症折磨,再也沒人像小天使一樣哄她開心。

五姐災厄纏身,再也沒人替她擋災。

她也因為失去林落患上了厭食症,再也沒人為她準備可口的飯菜。

最慘的是六姐,受到種種欺騙和陷害,最終死在刑場。

最諷刺的是,她們最寵愛的親弟弟,在她們最需要他時,露出了惡魔一樣可怖的嘴臉。

綁架,暗殺,斷水,投井,活埋,這都是那個畜牲對她們做過的事!

他喪心病狂,卻只是為了要錢。

一次不給,就是喪心病狂的報復和折磨。

往日的情誼和寵愛,他眨眼就可以拋到腦後!

後悔,真是太后悔了。

後悔真情錯付,後悔親手把這世上最愛她們的人推走。

索性,她重生了……

林璐璐欣喜若狂地抬頭,在看到老師的那一瞬間,又清醒過來,勉強壓抑住了內心複雜的情緒。

「不好意思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你先回去休息吧,一周後就是期末考試了,你還要準備競賽嗎,應該是壓力太大做噩夢了吧?」老師溫和地道。

要是換了別的學生在他課上睡覺,他肯定會大發雷霆,可林璐璐一向品學兼優,所以他才能特別寬容。

「好,謝謝老師。」林璐璐點點頭,走出了教室,腦子裡卻在想老師剛剛說的期末考試。

記得前世,似乎就是在期末考的一周前,林落偷了家裡的東西。

還被大姐臭罵了一頓。

不!

肯定不是林落偷的,她要趕緊回家和姐姐們解釋!

與此同時,林家——

「啪!」

一個耳光重重地甩在了林落的臉上,林楚瑤怒氣沖沖地將一隻翡翠項鏈握在手上,「林落,你好大的膽子,連我們家的傳家寶都要偷走!」

林落盯着那項鏈,眼神清冷,一句想解釋的話都沒有。

因為他知道,解釋也沒有用。

這幾個姐姐的冷漠無情,他早在上輩子都見識過了。

林楚瑤一臉嫌棄「我原來以為你只是不上進,不學無術,沒想到你現在居然手腳也這麼不幹凈。」

這個翡翠項鏈不僅被林落偷走,還被他弄壞了,綠色的翡翠碎成了好幾塊。

林楚瑤到處都找不到這項鏈,讓下人四處去找,最後是在林落房間的書桌抽屜里發現的。

「我已經找珠寶專家問過了,這翡翠碎成這樣,已經沒法修復了,林落,你怎麼這麼噁心?」林楚瑤氣得站不住,坐在了沙發上,白皙的面頰微微發紅。

「噁心?」林落忽然抬頭,眼神中露出絲絲譏誚。

「怎麼?偷了東西的賊難道還不噁心嗎?」

林楚瑤抬起頭冷冷地看着他,「既然你連我們家的傳家寶都能打碎,那我們林家也容不下你了,從今往後,你就不要住在林家了!」

「你這是要趕我走?」林落眼眸下垂,卻不是疑問的語氣。

這場景,他已經經歷過一次了。

沒想到系統居然會讓他在這個時候重生……

前世他從小和林家的七個姐姐一起生活,莫名其妙地綁定了一個積攢功德的系統。

系統說只要他不停地對幾個姐姐好就能積攢夠功德,擁有一個全新的人生。

可他對幾個姐姐好,不光是因為系統,更因為他們一起長大,在他的心裏已經將這幾人當成了親人。

原來真心並不能換來真心……

想到前世他一個人在醫院裏因為胃癌死去的場景,他的心已經冷了下去。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繼續待在林家也沒有什麼意義。」他冷笑一聲,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想想前世他為了留在林家,一直苦苦哀求林楚瑤,還不惜下跪來求得她的信任,他只覺得諷刺。

就算他沒有拿走這個項鏈,林楚瑤也有一萬個理由厭惡他,畢竟在他們林家人的心裏,他林落早就是一個噁心的寄生蟲。

嘭地一聲,林落關上了林家的大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還在氣頭上的林楚瑤怔了怔,不由自主地轉過身看向了大門的方向。

林落居然就這麼走了?

她的心底有些莫名的不舒服,不對…林落走了,她應該高興。

反正她本來就是要趕走林落的。

如果林落像以前那樣死皮不要臉地苦苦哀求她,她才應該不爽。

想到之前幾次她要趕走林落時,對方那副低三下四,卑微求情的樣子,她心裏的不適感加重了幾分。

走得好,他早就應該滾出林家了……

就在此時,林璐璐氣喘吁吁地從學校跑了回來,推開大門,卻只見到獨自坐在沙發上揉着額頭的林楚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