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她來不及多想,直接去了林落的房間,卻沒看到想要見的人。

「大姐,林落呢?」她走到客廳,急不可耐地問道。

「怎麼了?他又惹什麼事了?」林楚瑤見林璐璐神情緊張,不由得有些頭疼,嘆着氣問道。

「不是,落落沒有惹事!」林璐璐剛要繼續說,就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翡翠項鏈。

大姐已經找到項鏈了,那林落該不會已經……

「落落呢?大姐?落落去哪裡了?」她激動地抓住林楚瑤的胳膊問道。

林楚瑤被她抓得吃痛地輕吟了一聲,打開了她的手,「他偷了我們家的傳家項鏈,還弄壞了上面的翡翠,已經被我趕出家門了。」

「七妹,你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問起這個喪門星幹什麼?」她看着林璐璐,剛剛那聲「落落」讓她很困惑。

什麼時候七妹這麼關心這個噁心的垃圾了?

難道是林落暗中對七妹動了什麼手腳?

「不是的,大姐,你聽我說,落落是個好孩子,他絕對不會偷翡翠項鏈的,我們快去把他找回來吧。」林璐璐焦急地掏出手機,就要給林落打電話。

「七妹,你這是怎麼了?」林楚瑤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這項鏈是從他的桌子抽屜里翻出來的,我讓他滾出去也只是讓他長長教訓。」

「大姐,這其中肯定有誤會!」林璐璐皺着眉,猛然明白過來。

現在的林楚瑤早就認定了林落人品有問題,如果她沒有重生的話,應該也是這麼看林落的。

上一世她得知林落偷家裡東西的消息後,也只覺得林落噁心,從來沒想過林落可能是被冤枉的。

「你放心好了,林落就是個賴皮蟲,別看他現在頭也不回地走了,過不了兩天他在外面混不下去了,還不是會乖乖滾回林家求我。」林楚瑤不以為意地站了起來,轉身進了卧室。

「大姐……」林璐璐欲言又止。

現在僅憑她一張嘴,是無法改變林楚瑤多年以來對林落產生的壞印象的。

她轉過身,去調了別墅里的監控。

翡翠項鏈原來是放在林家的書房的,她看了幾個小時的監控,才在一個月前的監控視頻里發現了真相。

監控里,林家心裏的下人正在擦書房的展覽櫃,卻一不小心柜子上的翡翠項鏈劃拉到了地上。

啪嗒一聲,項鏈上面的翡翠瞬間碎成了好幾塊。

「完了完了,這項鏈肯定很貴。」那下人慌亂地拿起項鏈,擺弄了一會想要放回原位,可是翡翠都已經碎了好幾塊,根本拼不回去。

「這要是被發現了,我就死定了。」下人慌亂地將翡翠項鏈丟進了垃圾桶,隨便找了一條別的項鏈放在了翡翠項鏈的位置,急匆匆地離開了房間。

在她走後沒多久,林落進了書房,眉頭緊皺地看着垃圾桶里的項鏈。

他蹲下來,將垃圾桶的項鏈撿了出來,又用鑷子將地上那些細小的翡翠碎片全都撿了起來,小心翼翼地裝在了一個密封袋裡。

如果林落是為了把這個項鏈拿出去賣錢,那他根本沒有必要撿那些比指甲蓋還要薄的碎片。

林璐璐沉思一會,明白過來。

林落撿走這些碎片,應該是想要修復這個翡翠項鏈。

而且這個項鏈被下人打壞都是一個月前的事了,如果他想要賣錢,現在應該早就把項鏈賣掉了,不可能還一直放在房間里。

她將監控錄像保存好,讓管家去把那個打碎項鏈的下人叫來,卻意外得知那個下人在一個月前就急匆匆地離職了。

看來是害怕賠錢,直接跑了。

她皺了皺眉,轉身去找林楚瑤,就算那個下人不在,有這段錄像,她也可以證明林落的清白。

當務之急,是讓大姐趕緊相信林落是清白的,讓林落回家。

「大姐,你看這段監控,是這個下人打壞了翡翠項鏈,和落落沒有關係。」她將監控視頻發給林楚瑤,「你誤會落落了。」

林楚瑤有些錯愕,揉了揉眉心,將錄像看完之後才輕笑出聲。

「雖然項鏈不是他弄壞的,可偷走項鏈的人不就是他嗎?林落估計是覺得,翡翠碎了也很值錢吧。七妹,還是你聰明,直接把監控找了出來,等林落回來,我看他還想怎麼狡辯!」

「大姐!要是林落想要賣項鏈,肯定一個月之前就賣掉了,怎麼會留到現在呢?」林璐璐急了。

這項鏈是他們家的傳家寶,可從前他們家並不富裕,這個項鏈其實也根本不值什麼錢,只是象徵意義太大了。

那個展示柜上隨便一個東西都比這項鏈更值錢,更何況這個項鏈已經壞了。

「林落又不傻,他要是真想偷東西,肯定會偷更貴的吧?」林璐璐指着監控上林落的動作,「他幹嘛要費勁收集那些細小的翡翠碎片呢?」

林楚瑤若有所思,半晌才點了點頭,「你說得對。」

「太好了,大姐,我現在就叫落落回來。」林璐璐面色一喜,以為林楚瑤被她說動了,立即掏出手機,下一秒,卻見到林楚瑤直接叫來了家裡的所有下人。

「都去仔細查一查,看看家裡有沒有少什麼名貴的東西,說不定林落早就偷了不少東西走了。」林楚瑤毫不掩飾自己話語中的厭惡。

「大姐!落落不可能偷東西,他拿走這個項鏈肯定是想找人修復它,你這麼懷疑落落,以後你肯定會後悔的!」林璐璐攔住了要去搜查的下人,情緒激動地大喊道。

「七妹!你是瘋了嗎?居然幫着林落說話,是不是林落對你下了什麼迷魂藥?」林楚瑤也站了起來,懷疑地看着林璐璐。

「我馬上叫家庭醫生過來給你檢查。」她掏出手機打電話。

「大姐,我沒有病!落落也沒對我做什麼,你不去找落落,我自己去找。」林璐璐急得湧出兩行清淚,一雙杏眼水光瀲灧,看起來十分可憐。

她抹了一把眼淚,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門。

可她根本不知道林落到底會去哪裡嗎,只能給林落打電話,可無論打多少遍都沒有人接聽。

無奈之下,她只能給林落髮消息。

可編輯了許久的消息發出來,只看了一個紅色的驚嘆號。

林落把她拉黑了!

怎麼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