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林璐璐小臉慘白,前世明明不是這樣的!

難道因為她的重生,有什麼事情已經改變了嗎?

難道林落真的對林家失望透頂,不願意再回來了嗎老婆

她如墜冰窟,失魂落魄地回了家,林楚瑤見到她情緒不對,想到之前兩人為了林落爭執不下,終究還是心軟,上前低聲道:「七妹,我叫了家庭醫生過來,一會他來了,讓他給你看看吧。」

「我沒病!」林璐璐知道她的意思,激動地大喊了一聲,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嘭地一聲關掉了房門。

怎麼辦?

她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大姐相信林落?

想不出辦法的她只能將腦袋埋在枕頭裡,低聲嗚咽起來。

直到別墅的門鈴響起。

林楚瑤以為是醫生來了,立即親自去開門,卻只看到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身穿西裝,身上提着一個精緻的工具箱。

「您好,我是林先生預約的珠寶修復師,是按約定時間來修復一條翡翠項鏈的。」男人文質彬彬地拿出了一張名片。

「紐瑟珠寶行…」林楚瑤看着名片上的字怔了怔,這是國際知名的珠寶行,難道是齊天知道了項鏈的事情,特地找的人?

她回過神來,為修復師讓出位置。

「林先生不在嗎?」對方有些疑惑地道。

「他不在家,我是他姐姐,您看要修復的項鏈是不是這條?」林楚瑤取出那條翡翠項鏈問道。

「就是這塊項鏈,和林先生髮給我的照片一樣。」

「先生,這塊項鏈真的還能修嗎?我之前也問過別的珠寶專家,都說已經修復不了了。」林楚瑤有些驚喜。

「當然,這塊項鏈上的翡翠肯定是無法修復了,不過可以更換一塊別的翡翠,之前我和林先生提議過換一塊更好的翡翠,但他堅持要一模一樣的。」修復師說到這裡不覺發笑。

修復師說著,將自己準備好的翡翠原料裝在了項鏈上。

「這塊翡翠原料幾十年還很常見,不過現在已經很難買到了,所以很多珠寶行都會說修復不了,林先生也是花了不少錢才找到我。」修復師輕笑着解釋,「我也是很少見到像他那麼固執的人了。」

林楚瑤接過項鏈,神色有些動容,垂眸感慨了一句,「齊天這孩子,真是有心了。」

「齊天?」修復師有些疑惑,「林小姐 ,讓我來修復珠寶的先生叫林落,並不叫什麼齊天,我是不是找錯地址了?」

「什麼?是林落叫你來的?」林楚瑤驚呼出聲。

房間里林璐璐聽到聲音,立即飛奔出來,欣喜地道,「姐姐,你看我沒說錯吧,落落就是為了修復項鏈才把項鏈拿走的。」

林楚瑤還是不敢相信,「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不立馬讓人修復項鏈,非要拖到現在我發現項鏈丟了,把他趕出家門才找人來?這肯定又是他耍的花招!」

「林小姐,你誤會了,其實一個月前林落就找到了我,只是當時他拿不出我的修復費用,直到昨天才給我轉了修復費用,聽說他為了修復這個項鏈,這一個月都省吃儉用呢。」修復師連忙解釋道。

不過這事畢竟是別人的家裡事,他也不好摻和,修好項鏈之後,他就匆匆離開了。

「大姐,現在你該相信我說的話都是真的了吧,落落真的是一片好心,我們趕緊找他回來吧。」林璐璐望着那個修好的項鏈,激動地道。

林楚瑤卻搖了搖頭,擰着眉陷入了沉思,「林落這次又在耍什麼花招?該不會那個打碎項鏈的下人也是他安排好的?」

「大姐!你太過分了!」聽到林楚瑤居然還在懷疑林落,林璐璐再也忍受不了,衝出了家門。

可是,林落到底去哪了

「啊切!」林落打了個噴嚏,站在了蘇氏集團的大門口。

既然他已經決定斬斷前世的**,離開林家,那自然就要認祖歸宗,回到蘇家了。

可惜上次蘇秉坤來找他的時候,他拒絕得太乾脆,連對方的聯繫電話都沒留一個。

「站住!你是幹什麼的?」兩個保安攔住了林落。

林落怔了怔,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一件黑色T恤衫加上洗得有些泛白的牛仔褲,和在蘇氏集團大樓里出入的那些西裝革履的白領簡直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難怪保安會把他攔住。

「我是來找蘇秉坤的,麻煩你們告訴他,我叫林落。」他客氣地道。

「你?找我們老總?」兩個保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有些鄙夷地揮了揮手,「去去去,哪裡來的神經病?」

林落有些無奈。

他在心裏掂量了一下 ,前世系統讓他積攢的功德沒有消失,他早已用這些功德將自己的體力值和身體素質提升到了最高級。

眼前的這兩個身材健碩的小保安,估計在他手上連一招都接不住。

可他們畢竟是蘇氏集團的保安,他也不能和自家的員工動手。

況且看他們兩個的反應,估計就算他今天能進得了這道大門,也不會有人帶他去見蘇秉坤。

想到這裡,他抬起頭,淡淡地說了一聲「抱歉」,說完轉身就走。

兩個小保安你看我、我看你,本來以為這男人是個死纏爛打的騙子,沒想到居然這麼輕易地就走了?

「哥,他不會真的認識我們蘇總吧?」一個小保安緊張地道。

「怎麼可能?你也不看看他那樣兒……」

林落不在意身後兩人的議論,轉身在蘇氏大樓附近轉了一圈,最終停在蘇氏大樓的側面,仰頭看了一眼頂樓。

現在他的視力也遠遠超過了正常人,一眼就判斷出那個位置是蘇秉坤的辦公室。

蘇氏大樓足足有四百米,一百多層。

他活動了一下筋骨後,就一個起跳,直接跳上了大樓的二樓窗戶,然後,是三層、四層、五層……

短短一分鐘,他就徒手爬上了蘇氏大樓的二十層,和正常人坐電梯的速度也差不多。

不少路人看到,都被吸引了過來,紛紛拿出手機對着林落一陣狂拍。

「天哪,那是什麼情況?」

「是跑酷大神嗎?這是在徒手爬蘇氏大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