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現在已經將近傍晚,他們趕過去時間差不多。

不過……

她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林落身上的衣着。

林家真不是東西,就算林落只是養子,也不能連一件好衣服都不捨得給他買吧!

他身上那條牛仔褲,看起來像是已經穿了好幾年的地攤貨一樣。

「先去一趟商場吧,既然你回了蘇家,也該有蘇家人的體面。」她委婉地開口。

林落怔了怔,沒有推辭,開車到了商場。

晚上八點,晚宴正式開始,剛剛和朋友飆完車的林齊天不情不願地跟着林楚瑤到了晚宴現場。

「齊天,你長大了,今晚的宴會上有很多林家的生意夥伴,你要爭取給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林楚瑤小聲地叮囑林齊天。

「放心吧大姐,我不會讓你丟臉的。」林齊天拍着胸脯保證道。

他早已換了一身定製西服,一走進宴會廳,就吸引了不少客人的注意力。

「林總,這就是你之前總是提到的弟弟吧。」一個幹練的中年女人端着酒杯走了過來,客氣地道,「真是儀錶堂堂。」

林齊天禮貌地對着她微笑,「多謝許總誇獎。」

許輕有些驚訝,「林小少爺認識我?」

「當然認識,互維科技的許總,可是大名鼎鼎,我欽佩已久。」林齊天從容地道。

很快,就有許多林家的合作商主動過來打招呼,林齊天風度翩翩,和幾人談笑風生。

「林家的小少爺年紀雖小,教養還真是不錯,看來以後林氏要更上一層樓了。」

「林家那幾位女兒個個都是翹楚,林齊天這個弟弟自然也不會差。」

宴會廳里,一直在暗中觀察林齊天的賓客對這個林家小少爺的印象都很不錯。

眾人正議論着,蘇婉秋挽着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進來。

他一身高級西裝,雙目如星,不急不緩地走進了宴會廳。

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無數道打量的目光對準了青年,他舉止大方,氣度不凡,而且身上隱隱散發著一股冷冽的氣場,宛若商業場里大殺四方的豪傑。

「這人,是今天蘇家剛剛官宣的繼承人吧。」

「他之前不是林家的養子嗎?」

「你沒搞錯吧,林家哪有什麼養子?」

「你看這人的談吐舉止,比林齊天還要好得多,一看就是久經商場的老炮兒,林家要有這樣的養子 ,能捨得放回蘇家嗎?」

「說得對,估計這兒子是蘇家放在國外做生意的。」

聽着眾人對林落的評價,林楚瑤的心裏五味雜蘇。

明明林落在她面前,都是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她從來沒有發現林落的身材居然那麼高大……

似乎林落在她面前,永遠都是彎着腰低着頭的。

可是現在的林落,居然能變得那麼耀眼……

那個青年,真的是林落嗎?

遠處,林落正端着一杯紅酒,和幾位客人談論,「這是阿斯頓莊園88年的葡萄酒吧?」

「蘇小少爺這都能喝出來?」周圍的幾個貴婦人有些震驚。

「我沒有喝過,只是聽說阿斯頓莊園這一年的葡萄酒的黃油口味比較重,所以隨口猜了一下。」林落輕笑一聲。

因為系統獎勵,現在他的五感同樣頂級,品酒這種事不過是手到擒來。

他說完,目光微斜,發現站在自己身邊的蘇婉秋面色似乎有點痛苦。

「大姐,你怎麼了?」他側過頭,關心地道。

蘇婉秋微微搖頭,「我沒事 ,來,跟我走。」

她帶着林落走到幾個鬚髮半白的中年男人面前,「劉叔叔,這是落落,我弟弟,今天借這個機會,帶他來向你們問個好。」

林落立即客氣地對着幾個男人問好。

這幾位都是帝都的權貴,蘇婉秋今天帶林落來參加晚宴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讓他進入帝都的上流圈子。

只要能得到這幾位的認可,林落日後在商業場上的路也會更好走。

林落談吐大方又知道分寸,幾人和他聊了一會都很滿意。

蘇婉秋在一旁看着,正欣慰於林落能得到幾位大佬的欣賞,腦海中卻忽然一陣眩暈。

她一個踉蹌,還好一旁的林落眼疾手快,及時扶住了她.

「大姐!我扶你去休息。」林落眉頭緊皺,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幾位大佬,他們也紛紛用眼神表示理解。

他立即扶着蘇婉秋到宴會的角落坐下,「大姐,你是不是頭疼?」

蘇婉秋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

林落沒有解釋,只是抬手按住了蘇婉秋的頭,輕柔地為她按摩起了頭頂的穴位。

「落落,你居然還會按摩?」蘇婉秋十分驚奇,林落還從來沒對她這麼關心過……

這一刻,蘇婉秋心裏說不出的感覺,就像有暖暖的風吹過,舒適極了。

很快,蘇婉秋心裏的震撼感更強烈了。

林落只是稍微給她按了一會,她頭疼的情況居然就減輕了不少,連帶着身體都舒緩了下來。

她這頭疼的毛病已經好多年了,平時都是靠自己忍着,實在忍不住了才吃點止疼葯,最嚴重的時候還去醫院打過止疼針。

但就連頂級醫院的醫生都說她這是用腦過度導致的頑疾,根本沒辦法根治。

她之前也請過按摩師,可作用聊勝於無,沒想到林落的這雙手居然比專業按摩師還厲害。

林落微微一笑,只是草草解釋道,「以前學過一點。」

另一邊,林楚瑤也不知今天是怎麼了,一直控制不了地盯着林落的方向看。

見到林落給蘇婉秋按摩的樣子,她忽然想到,似乎以前林落也經常這麼給她按摩。

可那個時候,她只覺得林落是在故意討好她。

嘶——

她腦中莫名一陣抽疼,腦海中忽然閃現出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頭疼無比的樣子,為了抑制頭疼她不停地撞牆,一直撞到額頭流血都沒停下。

這怎麼可能?

她搖了搖頭,這些年她一直有輕微的頭疼,但只要好好休息就不會發作。

肯定是她這幾天沒睡好,才出現了幻覺。

她嘆了口氣,剛要轉過頭不再關注林落,蘇婉秋卻忽然站了起來,徑直朝她走了過來。

「林小姐,既然落落已經回家了,我想和你聊聊他戶口的問題。」

「我蘇家的繼承人名字一直掛在你林家的戶口下,這也不合適吧?」蘇婉秋輕笑着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