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參加國際服裝設計比賽,奪取第一名可以前往國外進修。
這是一個提升自身的機會。
待明日見完男主,我得想辦法看看如何能參加這次比賽。
當晚、我一夜無夢。
我以為自己會惦念林盛,但事實證明我很信任男主,當然這僅指在孩子方面,男主不會虧了林盛。
反觀劇情中對我這個女配,男主可就很無情了。
這次我不會聽從親媽慫恿去送人頭,為了上位用盡手段,想必男女主也不會來招我,我要求不多、他們各自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成。
至於孩子方面,宋家傭人保鏢一堆,每月挑個幾日送林盛來我這待一待,讓我們相處便足以了。
躺在床上的我睡前想得很好,殊不知我兒子長相隨了男主,那倔脾氣卻是十成十的像我。
叛逆的娃可不是好擺弄的。
昨日定好了九點出門,早上七點林盛便起床坐在客廳,背着自己的小書包乖巧地等着。
他也不催宋付晨,就坐在那裡盯着,宋付晨走到哪裡,他的視線就落到哪裡。
最終拗不過林盛,父子二人在七點五十分出了門。
宋付晨的西服外衣口袋裝着早就備好五百萬餘額的銀行卡。
他想、只要我不提過分的要求,他都可以答應,這五百萬是給我這些年的辛苦費,其餘好處可以另談。
孩子還小、脾氣秉性可以重新引導,不能跟在我身邊被養歪了。
宋付晨要孩子的撫養權。
我居住的地方是個老小區,母子倆租住在這裡主要是為了便宜。
價格擺在那,環境便有些差了,進入小區的衚衕狹窄,宋付晨的車子開不進來,父子倆步行走過來的,兩名保鏢守着車,四名保鏢跟在後頭。
來到自家住的小區,林盛便認得路了,他的心情肉眼可見地好了起來,一路小跑到家門口。
想起我把自己丟下的舉動,林盛站在二樓樓梯拐角處不動了,他等着落後的宋付晨過來敲門。
小孩子的情緒都寫在臉上,宋付晨想起初見時兒子讓自己幫忙求情的話,心想我在孩子心裏還是比較重要的。
只要對方不太過分,看在孩子的份上,他可以讓一步。
然後宋付晨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
敲了第三次門無人應後,宋付晨看了眼林盛道:不在家。
林盛提出了解決辦法:打電話。
電話沒打通,語音提示對方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