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媽媽給他煲了湯,他姐姐嘴上罵他是工作狂,但話語里皆是掩飾不住的關心。
紀欽臨始終笑着,聽話地喝掉湯,又安靜聽自己姐姐訓話。
不一會兒,紀欽臨的爸爸也走了進來,面目和善同我打了個招呼,才去跟紀欽臨說話。
他們的家人很熱情,注意到我是一個人,又來找我搭話。
我不太適應,尷尬又生硬地接話。
聊天的模式始終都是一問一答。
我朝紀欽臨投去求助的眼神,他看我一眼,對自家媽媽說:「媽,別問她了。
她害羞。」
我炯得滿臉通紅。
紀欽臨的姐姐看我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
「小臨,這小姑娘是?」
我看紀欽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生怕他說出什麼驚人的話來,連忙應聲:「姐姐好!
我是紀總的下屬。」
紀欽臨的姐姐長長「哦」了一聲,隨即又問我:「姑娘,你說你叫什麼來着?」
我覺得有點怪,但還是老實回答:「姐姐,我叫張眠芝,叫我小芝就好了。」
她點點頭,看向紀欽臨,問道:「小臨啊,還出院不?」
紀欽臨還沒回話,他媽媽高興地說:「出啥出?
再住幾天!
明兒個,媽給你煲雞湯。
對了,小芝啊,你喜歡喝雞湯不?」
自從那天紀欽臨的家人來探病後,事情的走向變得怪異起來。
先是紀媽媽一日三餐準時拎着飯盒出現在病房,以探望自家兒子的名義投喂我。
每餐過後,我一抹嘴,紀媽媽笑眯眯問紀欽臨下一餐想吃啥,眼神卻望着我。
導致我有片刻恍惚,以為我才是紀欽臨。
每天下午,準時來報道的就是紀欽臨的姐姐紀欽絮。
她笑眯眯從包包里掏出一看就價格不菲的口紅,香水,粉底液等女孩子用的小物件往我病床上放。
我委婉拒絕,她就說:「害,不小心買多了。
不送你就只能放着過期了。」
紀欽臨也說:「姐給你的,你就拿着。
不然到時候,她還得來煩我。」
我總覺得這話聽起來有點怪,但一時之間也沒想明白哪裡怪。
紀爸爸就矜持多了,來看望紀欽臨時,不會刻意找我聊天。
但每每說到紀欽臨新房的裝修時,總要問一問我的喜好和建議。
紀欽臨的家人對我突如其來的好,讓我誠惶誠恐。
他們走後,我忐忑不安地詢問紀欽臨:「紀總,莫非……我是你們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