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你,你,你說啥?」

安喬像是見鬼一樣看着顧燁澤,懷疑自己今天是不是喝的太多了。

「我說你要不要考慮和我結婚。」顧燁澤心平氣和的解釋道。

相比於安喬的驚訝,他的表現要平靜的多,還好整以暇的和安喬分析情況。

「安小姐,你們家的情況我現在有了大致的了解,我的情況你也清楚,思來想去,一個結婚證就可以解決我們共同的問題,何樂而不為?」

安喬眨眨眼,話是這麼個話,但是她總覺得哪裡不對……

「怎麼,安小姐覺得我配不上你?」昏黃路燈下,顧燁澤那張溫潤的臉好看的缺乏真實感。

安喬搖搖頭。

他這麼張臉,有什麼不足也能給彌補了,更何況他今天幫了自己兩次,理論上講人品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那是擔心我貪圖你的財產?」景雲花園的住戶非富即貴,難保她沒有這樣的擔心。

安喬搖搖頭,她家裡雖然有些資產,但是和她本人其實沒什麼關係。

「那你還有什麼難言之隱嗎?」顧燁澤溫聲道,聲音似乎帶着某種魔力。

安喬有搖搖頭。

好像沒什麼了……

安喬本來想扯出兩句婚姻大事豈容兒戲,但是想想她的婚姻大事還特么不如兒戲呢。

有了結婚證,顧燁澤那邊可以給他外公一個交代,而自己這邊,安建國和馮淑華也不能再動什麼心眼讓她嫁給那些亂七八糟的合作夥伴了。

自己左一個名義男友右一個名義男友的換也不是一回事,不如找個靠譜的,永絕後患,等自己將來有能力永遠的脫離了安家之後再協商離婚。

「成交!」安喬咬牙道,「不過,不過我們要說好,咱倆一起扯個證,就只是權宜之計,到時候還是各干各的。你要是同意,明天我們就去登記!」

顧燁澤笑了笑,狹長而深邃的眼中彷彿盛滿了被湖水撥散的月光,帶着細細碎碎的光亮,漂亮至極。

一隻細長的手伸到安喬的面前,聲音比平時多了些溫暖,「好,我答應你。」

幸虧安喬和她弟弟的戶口是上在她媽媽那邊的戶口上的,她一直留了個心眼自己收着這個東西,這會兒才能這麼順利的和人「私定終身」。

第二天一大早,安喬頂着兩個黑眼圈站在京大門口。

安喬看着馬路上穿行的車輛,門口出入的同學,守衛室裏面的老大爺,這些平常的景象都好像在告訴她昨天真的只是她的一場醉夢,直到顧燁澤那張俊美到不真實的臉出現在安喬面前的時候的,安喬才不得不承認,昨天經歷的都不是夢。

顧燁澤站在安喬的面前打量了一下,小丫頭今天似乎有意識的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素白的棉布連衣裙,海藻一般的長髮披散下來,垂到腰際,白凈的臉上不施粉黛,純凈的讓人忍不住好好擁入懷中呵護一番。

可惜她一開口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快點快點,我今天上午有一節課,你得在上課之前給我送回來。」安喬說著,就十分自覺的一頭鑽進了顧燁澤的車裡。

顧燁澤有些哭笑不得,轉頭看着自顧自扣好安全帶的安喬,「你們幾點上課?」

「十點半。」安喬清脆答道。

「好。」顧燁澤不多話,動作熟練的啟動了車輛。

遠處,有一個人放下手機,對着離開的人車輛露出一抹冷笑。

車子開到民政局門口之後,兩個人一同走了進去。

大清早的民政局門廳居然很清閑,負責給兩個人登記的大媽一邊喝茶,一邊來回瞄安喬和顧燁澤,眼中露出十分滿意的神色。

「來結婚啊?」大媽笑眯眯的說。

安喬着急回去點名,「嗯」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大媽臉上的熱情沒有被安喬的態度澆滅,繼續八卦:「誰追的誰啊?」

安喬一愣,下意識的看向顧燁澤,好在他是個有擔當的,脾氣很好的回答道,「當然我追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