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彈珠和果食俠

第十章 怕窩頭的小犯人

    還沒等他有所動作,那盯梢的人反大搖大擺的跟了上來,耳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哥哥,難道你就這麼走了嘛?咱是不是應該切磋一下彈球的技術啊。」
    依張敬軒的心本該早就追上來了,可適才他剛一鑽進人潮中,就感到一隻手扯住了他的衣襟。
    這不由得讓他心中納悶,這不科學啊,那些壞傢伙早被自己甩到後面去了,怎麼還有人抓自己,不過憑力道感覺並無惡意。他回頭一看,卻是個跟他年紀相仿的小姑娘抓住了他的衣角,小姑娘面目清麗,只是一雙大眼睛哭得紅紅的。
    「小妹妹,你這是找不到家了吧?前面左轉最大的門口就是縣衙門,剛好我現在有事要辦,十萬火急,下次走丟了你再來找我,我包管連本帶利送你回去兩次。」張敬軒還真是心急火燎的,好久都沒遇見能人異士了,總算是碰見個方逐流,可不能放跑了他。
    「我沒走丟。小哥,多謝你和那個大哥哥救了姐姐,我……」小女孩明顯是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不過聽張敬軒鬼扯一通,小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明麗中平添一分嬌艷。
    可惜張敬軒那小鬼頭哪裡有心思看人家美不美,急三火四的敷衍着。
    「施恩不圖報,那是我們俠客的風範,小事一樁,小事一樁,我還得換個地方行俠仗義去,咱們後會有期。」不知不覺間,就把聽人說故事當中的橋段搬了出來,只是這些話從他口中說出來顯得有些滑稽。
    小姑娘被逗得抿嘴笑了,「大英雄,那就不耽誤你的大事兒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名字?啊,就叫我果食俠好了,回見回見。」說罷,轉身就跑,再不跑恐怕就找不見方逐流了。至於名字那可不能隨便說的,這要是傳到父親耳朵里,妥妥的又要被關禁閉啊。小傢伙一邊跑一邊還把手中剩下的那隻果食大將軍搖來晃去,為機智如我而自鳴得意呢。
    耽誤了點工夫,張敬軒這才拍馬趕到,拍的當然不是真的馬,而不過是自己的小屁股。方逐流聽了他的話,也是哭笑不得,「小兄弟,你還是快點回家吧,看那幾人都非善類,家中應該也有背景,最近一些天你就好好在家獃著,別出來讓他們看到。」
    一聽這話,小張敬軒的嘴立馬就大嘟了起來,帶着點激昂的說道:「什嘛!又要在家獃著不讓出門?你知不知道我都被在家關了多少天了!」想一想接着又像個泄了氣的小皮球般蔫了下去,「不過也對,今天是乞巧節特赦,好像過了今天確實還得被關起來。」
    看他這小傢伙情緒變得這麼快,方逐流不由得笑了,摸摸他的小腦袋道:「好了好了,你這麼小就有俠義心腸,真是不易,若非我還有事,真想找時間教你點什麼。可惜啊,不過有緣自會再見的。」
    「方大哥,你可不能言而無信啊!還說什麼『大恩大德沒齒難忘』,這才一轉頭,你就忘恩負義薄情寡性了啊。」
    小傢伙拿腔拿調的學方逐流的口吻,口無遮攔外加臭詞亂用,再次把方逐流逗得是忍俊不住。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別胡鬧了,我這幾顆彈珠也不算什麼寶貝,不過也都是我親手打磨的,送給你做個紀念。」說罷掏出兩顆烏溜溜渾圓的彈珠,泥質細膩,烤制火候也恰到好處,看着確實喜人。
    「哼,剛幫完你,就翻臉不認!用小恩小惠就想打發我,你看我像是會貪圖你兩隻彈珠的人嘛?」張敬軒看着這兩顆彈珠,明顯是心動,可卻偏不肯拿。
    「哦?那麼說起來是你幫的我嘍。哈哈,那你是怎麼幫的呢?」方逐流聽他的話意,不由得懷疑這孩子的身後是否有高人,如果是那樣,自己倒不可失了禮數,先問清楚再說。
    可惜的是人家對方根本不領情,張敬軒小臉那麼一板,倒還不樂意上了。
    「我說方大哥,聽起來你還不相信是我幫忙的啊。好吧好吧,我就受累給你演示一下。」說著話,他就順手把方逐流手中的兩顆彈珠接了過去,曲指一彈,一顆彈珠如流星般飛過,「吧嗒」一聲嵌入了兩丈開外的一棵大樹之中,然後小傢伙也不停留,又拍馬跑了過去,將手中還剩下的那個「果食將軍」擺在了彈孔處,然後衝著方逐流一瞪眼一抿嘴,竟是學起那「果食將軍」的表情來。內中大概意思是,只剩下一個了,意思意思得了。
    方逐流眼睛同樣也是瞪得圓圓的,走了過去,取下覆在彈孔之上的「果食將軍」,再看那顆彈珠,已是有大半顆嵌入了樹榦之中,外面只余了小半還在幽幽的發著光芒。
    心內震撼,因為方逐流知道,面前這是一棵柞樹,又叫鑿子樹、蒙古櫟,乃是一種木質緻密的樹種,自己的彈珠雖有一定的硬度,可在這樣大力的撞擊之下,也該是彈珠破裂的結局,反正是像這樣嵌入樹中,自己是做不到的。再看眼前漫不在乎的小小子,神態已是起了變化。卻不知那傢伙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已經把剩下的那顆彈珠藏進了衣袋裡,嘴裏還無聲的念叨着:「這是實戰演習剩下的,應該不算收受好處的吧。」
    「小兄弟,還沒請教你高姓大名呢,剛剛多謝你了,請受我一拜。」說罷真的是深施一禮。
    「啊,大恩不言謝,就不用謝了。」張敬軒這回大喇喇的一擺手,嘴裏面胡說八道着,卻有點興味闌珊了。這個大哥哥看來對彈珠也沒有那麼熱愛,還是帶着新得到的這枚黑彈珠去河邊跟小夥伴們顯擺一番方為上策。
    張敬軒發覺天色已經不早了,在這些瑣事上耽誤時間太多了,不要壞了老子的大事啊!河邊的「為牛慶生」群牛大戰還沒看到呢;手裡的「果食將軍」還沒讓夥伴們眼饞呢;新到手的戰利品黑彈珠還沒獻寶呢;那麼多的小樹林還沒選好鑽哪一個呢。這麼一想,他便急吼吼的打算撒腿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