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雄救美的好戲。
只是齊王沒有料到,原本應該落水的人此刻正好端端的站在他眼前。
千鈞一髮的那一瞬間,她將淺如雲拉向自己,兩人交換了位置。
若非如此,此時躺在地上的便是她了。
楚妍微只覺得嘴裏發苦,本以為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在看到齊王的那一刻、滔天的恨意依舊瞬間爬滿了她的身體。
上一世她深愛於他,不顧父親的警告依舊選擇嫁給他,拉着整個楚家助他上位,可真心付出換來的卻是楚家滿門被滅。
身子剋制不住的想要發抖,壓不住的恨意蔓延在眼中,可她知道若想擒敵此時唯有一忍。
袖中的手凝成拳,指甲嵌入肉中。
疼痛讓人格外清醒。
她整理了心續招呼來了小廝,將齊王和淺如雲送下去更衣休息。
在周圍竊竊私語的議論中結束了這場鬧劇。
淺如雲是穿着那身褐色的衣衫被抬出將軍府的。
害人終害己,那身本是為了叫楚妍微出醜的衣裳,此刻卻穿到她的身上。
不知道淺如雲作何感想。
笄禮已過了月余,可京中對那日的討論卻依舊火熱。
街頭巷尾熱議淺如雲痴戀齊王,在楚家的宴會上落水濕身,不惜毀了自己的名節,為的就是嫁給齊王。
眾人傳的有理有據,人人都道淺太傅為官清流,卻不想高門大族也會教養出如此輕浮的女兒。
聽着柳元講外面的事,楚妍微正躺在院前的搖椅上曬着太陽。
從前這些話都是說她的。
如今一樣的說辭只是故事的主角換了一個人罷了。
聽說淺太傅動了大氣,已將淺如雲禁足在家。
楚妍微不自覺的笑了,只是禁足而已報應還未開始。
聽着這些趣聞,望着這樣好的日頭。
楚妍微卻開心不起來。
無風的天,卻不代表會無事發生。
景順三十六年七月,順城等地大水,各地水患連綿,禾嫁盡傷,人畜死傷枕籍。
同年八月城圮水退,但瘟疫蔓延。
百姓飢疫交迫,流民萬千,死傷者眾多。
對於將要發生的事,楚妍微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即使重來一次,有些事情她可以阻攔。
可有些事情,即便已經知曉,卻不知要如何阻擋。
料峭春寒,雖然已經入了春,但入夜後的風依舊冷的徹骨。
風捲起黑壓壓的雲,遮住了漫天繁星。
濃霧的夜色中看不到一絲光亮,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