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修成紫霄神雷,就遇到百鬼夜行第4章 十大神雷,九霄御雷真經在線免費閱讀

剛修成紫霄神雷,就遇到百鬼夜行第5章 神秘光團,頓悟狀態在線免費閱讀

在清晨第一縷陽光落下的時候。

顧長生終於回到了自己在道觀的房間。

山上的厲鬼,已經被他收拾了乾淨。

這一波的百鬼夜行,他算是撐下來了。

雖然不知道為何。

這次的百鬼夜行,比起五年前的弱了許多。

但這總歸是好事。

而且。

他的修為,也提升到了鍊氣四層。

一晚上連升三級,可真是把顧長生給興奮壞了。

要知道。

之前他苦修五年,也才堪堪踏入鍊氣一層啊。

「看來,之後得多找些厲鬼來斬殺。」

「這才是正確的升級之路。」

顧長生很快就在心裏做好打算。

就算這些王八蛋不來找自己,自己也要主動去找他們。

這可都是上好的經驗包啊。

不過。

顧長生心中,還是有着一絲擔憂。

雖說這次的百鬼夜行,力度比五年前的小了許多。

但。

誰也無法保證,五年前,鬼王橫行的那種情況,不會再次出現。

也沒人能保證。

下一次的百鬼夜行,不會比這次強度驟增幾倍。

「還是得趕緊提升實力。」

如此想着。

顧長生取出了他這五年來,一直在修鍊的五雷正法。

他想搞清楚心中的一個疑惑。

五雷正法,為何會變成紫霄神雷?

不料。

五雷正法剛入手。

它的封皮,竟突然化為了灰燼。

有若流沙一般,在顧長生的手中灑落。

藍色的封皮褪去後。

露出了金燦燦的全新封面。

九霄御雷真經。

「這這這……」

「我一直修鍊的,難道不是五雷正法?」

顧長生咽了口口水,又驚又喜。

五年前。

他是在柴房裏面找到這本功法的。

破破爛爛,上面還滿是灰塵。

他估計。

師父他老人家,是準備把它當柴燒的。

因此,顧長生這幾年來,也只把它當做最平常不過的功法。

它怎麼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變化。

「難道,是與我斬殺那些厲鬼有關?」

他連忙將其翻開。

只見,無字天書一般的頁面上,出現一個個滾燙的金字。

正是他之前五年一直在修鍊的五雷正法的內容。

這竟然不是五雷正法。

而是九霄御雷真經的第一層。

「原來,我這五年間修鍊的,一直是九霄御雷真經?」

雖然不知道這門功法是什麼來頭。

但這名字一看就唬人多了。

翻開第二頁。

顧長生又驚又喜。

因為這上面,是九霄御雷真經第二層的內容。

他心中的一絲擔憂,頓時煙消雲散。

五雷正法他已經修鍊得滾瓜爛熟了。

要是沒有後續的功法,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繼續提升了。

出乎本能的,顧長生便翻開了第三頁。

但。

這一頁,卻是一片空白。

回想起打開前兩頁時,滾燙的金字一個個浮現的場景,顧長生便恍然大悟。

恐怕,自己得修鍊成第二層,第三層的內容,才會出現。

貪多嚼不爛的道理,顧長生還是懂的。

他也沒着急,把第二層的內容滾瓜爛熟的記在了腦子裡後,他又把封皮背面的總綱給讀了一遍。

他這才知曉。

這九霄御雷真經,一共十層。

每一層,都對應着一種無上雷法。

等十大雷法全部修成之後,滅仙弒神,也不是問題。

這看得顧長生有些熱血澎湃。

總有一天,他要讓那些鬼王,趴在他的腳下唱征服。

興奮過後。

顧長生給他師父上了柱香。

給師父上香這件事,顧長生持續了五年,沒有鬆懈。

雖說是師父他老人家,害得顧長生這五年來膽戰心驚的。

但。

顧長生也明白,這是他們師徒兩太倒霉了。

說實在的,也怪不得他老人家。

而且。

如果不是他老人家,自己也不知道,這世上,還有如此精彩的一面。

修仙,道法,妖魔鬼怪,竟然都是存在的。

「師父啊,你可要保佑我一切順利。」

「回頭,我讓那些鬼王挨個跪到你面前磕頭認錯。」

「特別是那個鬼王女皇,那個胸很大的,必須讓她哭着求饒。」

那是顧長生印象最深刻的一個鬼王。

她的身形,只有普通人類大小,在一眾大山般的鬼王中顯得格格不入。

但。

她身上的氣息,卻是格外的恐怖。

只看了一眼,顧長生便感覺在地獄走了一遭。

她的眼神,更是漠視一切,彷彿將終生都視為螻蟻。

顧長生曾以為,自己一輩子都沒法復仇了。

但現在。

他終於有希望了。

你們這些鬼王嗷。

來紫金觀了,指定沒有你們好果汁吃。

必須打你臉。

上完香之後,顧長生便開始修鍊。

必須要儘快掌握九霄御雷真經的第二層,也好讓自己多一個保命的手段。

過了沒多久。

一道敲門聲突然響起。

紫金觀迎來了一位意外的客人。

「嗯?」

「會是誰?」

「紫金觀這五年來,可從來沒有來過任何客人啊。」

顧長生有些意外。

紫金觀不是一般概念上對外開放的道觀。

而是他師父的隱居之地。

一般來說,不太可能會有人到訪。

帶着疑惑,顧長生推門而出,看到了一個令他有些意外的人。

「是你?」

顧長生打量着眼前的那道身影。

這不是昨天晚上自己救下的那個女大學生么?

「道……道長你好……」

夏心語看起來有些社恐,不敢直視顧長生的眼睛。

但她還是鼓起勇氣,提起了自己買的果籃。

「昨天晚上我都沒來得及道謝。」

「所以,想來謝謝道長。」

「沒……沒打擾到你吧?」

夏心語有些忐忑的道。

她知道這些世外高人,多半都是喜歡清凈的。

但,對方救了自己一命,若是連個表示都沒有,她心裏實在是過意不去。

「沒事,不打擾。」

顧長生搖了搖頭,收下果籃。

在大清早就上門來道謝,這女生倒是有心了。

見顧長生收下果籃,夏心語不由得鬆了口氣。

她露出了一抹微笑。

「道長,我叫夏心語,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

「我?」

顧長生愣了下。

道號這東西,一般都是師父來取的。

但他師父還沒來得及取,就直接嘎了。

他還真沒有道號。

思索片刻,顧長生道。

「便喚我長生吧。」

他直接用了自己的名字作為道號。

這也是他的一個願望。

修仙之人,又有誰不想真正的長生呢?

他顧長生亦是如此。

既然兩次百鬼夜行都沒能殺他。

那他便要掌控自己的命運,結髮受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