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過完年,日子過得就像長着翅膀會飛似的。明明婚期在陽春三月,可雲姒覺得一眨眼就到了。
  離婚期還遠的時候,雲姒盼着早日成親,成親之後一切就塵埃落定,再也不必日日擔驚受怕了。
  可婚期近在眼前的時候,雲姒又恨不得每一日過得慢一點、再慢一點,她捨不得離開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相府,更捨不得離開父親母親和弟弟。
  不論雲姒如何祈禱日子過得慢一點,大婚的日子還是如期而至。
  丞相府嫁女,瑞王府娶媳,場面註定繁盛至極。
  丞相府內處處張燈結綵,大紅喜綢掛了滿樹,比過年時更熱鬧喜慶了無數倍。
  闔府的侍女僮僕,不論是做粗活還是細活的,全都被賞賜了新衣新鞋,還有三個月的月錢!
  到了雲姒成親這一日,闔府的下人們都穿着簇新鮮亮的新衣裳,喜氣盈腮地忙來忙去。讓人一眼看去,就知道府里在辦喜事。
  鄭國夫人對下人們管理有方,對雲姒的喜事又極上心,早早就籌備起來,準備得滴水不漏。
  因此下人們雖然忙個不停,但是忙而不亂,府里人人各司其職。
  婚禮明明在黃昏時分,可天剛蒙蒙亮,雲姒就被侍女們叫醒了。
  今日這樣特殊的日子,侍女們可不會給雲姒任何賴床的機會。
  雲姒躺在床上哼唧了兩聲,她太困了,一對眼皮像是黏了漿糊一樣,根本睜不開。
  今日是她大婚的日子,可昨夜又不可控制地做了那惱人的夢……
  昨夜的夢格外漫長,而且夢中的謝琰和以往都不一樣。
  他簡直像是……像是一隻不知饜足的野獸……
  折騰了雲姒整整一夜!
  儘管知道夢中都是假的,可夢中的感覺還是延續到了夢醒後,雲姒覺得腰膝酸軟,渾身軟綿綿的,提不起一點力氣。
  更讓雲姒不安的是,謝琰昨夜在夢中的樣子太不尋常了,彷彿蘊藏着滿腔的怒火,只要一個火星掉落就會爆炸一般……
  雲姒回想起來,禁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昨夜夢中的謝琰究竟是怎麼了?
  有什麼事格外令他憤怒嗎?
  雲姒迷迷糊糊地想着,還沒想明白,一方冰涼的帕子突然貼在了她的臉上。
  雲姒一個激靈,頓時困意全消!
  她連忙伸手將臉上冰涼的帕子掀開,金茗卻按着她的手不許她動。
  「姑娘,用帕子冰一冰臉,臉上的皮膚更緊緻,一會兒上妝更漂亮。」
  「這也太冰了……」雲姒想少敷一會兒,侍女們卻毫不留情。
  「不行!姑娘今日一定要最漂亮!」
  雲姒一張臉被帕子敷得冰冰涼之後,終於被允許拿掉帕子。
  白毫端着一碗紅糖荷包蛋過來,這便是雲姒今日的早膳。
  雲姒看着滿滿一碗荷包蛋直皺眉,讓她吃上一口還行,吃這麼一碗也太膩人了……
  白毫看雲姒不想吃,連聲勸道:「姑娘,今日可來不及吃午膳。紅糖荷包蛋最頂餓,吃了這一晚,要一直頂到晚上呢……」
  雲姒皺眉,心想成親也太折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