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阮晟雙腿軟的不像話。
靠着僅存的力氣緩緩的朝着欄杆處,緩緩走去,每一步都如同踏在針尖之上,呼吸也隨着距離的靠近,越發難以呼吸。
  當他看見懸崖的高度時,眼睛唰的一下,流出了眼淚。
  他不敢想,姐姐死前遭遇了什麼,她小的時候最怕痛了,這摔下去得有多疼?
  越想,他的心臟顫抖的更加厲害,捂着胸口,崩潰得嚎啕大哭。
  以前總有人嘲笑他沒有爸爸媽媽,他從來不在乎,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姐姐,可是他現在連姐姐都沒有了。
  那個口口聲聲要保護他的姐姐,卻比他先走了一步!
  ……  阮晟和陸哲淮,等待了無數個日日夜夜,可最終還是沒有等到阮喬的消息,阮晟過度抑鬱,去了國外繼續治療。
  而陸哲淮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從阮喬死後,難以入眠、就算入睡也會半夜被那徹骨的心痛給驚醒。
  他試圖將她忘卻,可越是努力,就越清晰。
  他只能每天翻動她的日記,緩解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心痛。
  曾經的他像個機械人,高度自律的生活作息時間,從未超過十點之後睡覺,煙酒不沾……  現在晚睡成了癮,煙酒成為唯一可以麻痹他心臟的東西。
  所有的痛不欲生都證明着,她曾經存在過他的世界之中,而且佔據重要之地。
第15章四年後  四年後。
  這幾年,短短四年之內陸哲淮壟斷了C市的所有勢力,小到幫派散會,大到各個集團。
  他比四年前,更加冰冷。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的心比磐石還要冷堅,成了C市所有人口中的商業大鱷。
  此時,會議上。
  「這是有關與林氏集團合作策劃書……」  陸哲淮身居中心位置,幽黑的眼靜靜的看着遠處,不動不語便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令人膽寒。
  站在台上的人終於說完,見陸哲淮毫無反應,暗自鬆了口氣,「這是我的策劃書,感謝觀看。」
  「就這些?」
  陸哲淮的話一出,全場氣氛驟然將溫,冷不可言。
  台上的人頓時手足無措,手心泛着細細的汗水,想要說些什麼,卻緊張到唇舌打結,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
  「我…我……」  陸哲淮語氣微冷,「張特助安排去H市機票,我親自跟林氏談訂單。」
  一旁的張特助,微鞠恭敬,「是。」
  H市,景榮酒店。
  張特助步子跟上陸哲淮,在他耳畔說道,「總裁,林氏副總藍雨,在特等包廂202等您。」
  他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嗯。」
  見陸哲淮冷靜如斯的模樣,張特助不禁苦笑起來,如今的陸哲淮已經不再是阮小姐在世時那個會生氣會笑的人了,如今的他眼眶裡沒有任何溫度。
  忽地,張特助看到陸哲淮眼裡泛起亮光。
  陸哲淮步伐穩健,漆黑眼中倒映出一抹紅,他久經平靜的心,竟然再次洶潮湧動起來。
  那身着紅裙女人的背影像極了阮喬!
  他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阮喬!」
  女人回頭,卻一張截然不同的臉,長得很漂亮,卻一點都不像。
  紅裙女人正用詫異的目光看着他。
  他心一冷,聲音也跟着冷下,「抱歉,認錯人了。」
  像是認出他來,女人微微一笑,「沒事,你是陸先生吧?
我是與你談合作的藍雨!」
  說完,她大方地伸出手來。
  陸哲淮不冷不淡的「嗯」了一聲,隨之便走進了包廂,獨留藍雨一人在原地尷尬。
  藍雨嘴划過一絲笑,欲擒故縱嗎?
想勾搭她的男人海了去,但不得不承認陸哲淮是最令她心癢的一個,無論是顏值還是財力。
  她也隨即走進了包廂。
  將紅酒打開,倒入高腳酒杯內,她將酒杯遞了過去,莞爾道,「聽聞陸先生酒量高超,不知今日有幸能一見嗎?」
  陸哲淮接過,一飲而盡。
  藍雨鼓掌三聲,媚笑撩人,「好酒量,既然陸總都喝了,那這杯我也得幹了。」
  一杯飲盡,她雪白小臉微醺,身形一晃,竟朝着陸哲淮傾了過去。
  陸哲淮身形一側,巧妙錯過。
  她前面撲空,險些摔倒,若不是張特助眼疾手快的扶住,藍雨恐怕現在已經摔了個狗吃屎。
  她臉色微變,故而又扯出一絲笑,「讓陸先生見笑了,我的酒量一向不好,這才一杯便就有些不穩了。」
  陸哲淮,「酒量不好,那就別喝。」
  張特助,「……」  張助理無語,總裁,別人哪是喝酒,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的是請君入甕啊!
  藍雨的一僵,笑了笑,「陸先生說得極是,我先去個洗手間。」
  陸哲淮唇角未動,惜字如金的他,選擇不說話。
  面對未有回應的陸哲淮,藍雨全當他默認了,自己走了出去。
  在洗手台前,鏡子倒映出藍雨的面容,她眼眸浮現一股薄怒,這個陸哲淮,也太不知好歹了!
  藍雨將擦乾淨身子的紙一扔,剛走出門,卻被人撞了個滿懷。
  那女人身子往後倒,本能的抓住了藍雨的裙角,卻聽見「唰啦」一聲,她低頭一見自己紅裙被撕裂一個大口子,露出大片肌膚。
  藍雨不顧及形象的大吼一聲,「你幹嗎!」
  裙子被毀成這樣,她還怎麼見人?!
  她一邊用包包擋住裙子,一邊怒氣騰騰的瞪着女清潔工。
  女清潔工怯生生的縮了縮,連忙道歉道,「小姐,對不起,這個裙子我可以賠給你。」
  「賠?」
藍雨怒極反笑,那喋喋不休的惡毒語言全部朝着這清潔工罵來,「你賠得起嗎?
你還敢拿你的臟手碰我……」  清潔工攥緊着手,頭沉沉的低下,嘴唇閉得緊緊的,所有的情緒強壓下去。
吭哧不語,只能聽着藍雨的毒罵。
  「怎麼了?」
  見陸哲淮來了,藍雨彷彿所有的委屈找到依靠一般,立即紅了眼,聲音有幾分委屈着道,「陸先生,你看這個清潔工居然把我的衣服給撕壞了。」
  說著,還不忘揚了揚已經被撕爛的裙子,露出雪白瑩玉般的柔肌,格外勾人。
  陸哲淮不以為然,「和她計較什麼,算了。」
  「可是……」藍雨欲言又止。
  「小姐,對不起,我會盡量賠給你的……」  聽到這個聲音,陸哲淮眼眸微微一眯,當陸哲淮看到這個惹事的清潔工那一瞬間,心顫抖不止起來……第16章重遇  阮喬!
  這聲音像極了阮喬!
  陸哲淮的手指顫抖地伸過去,強行將清潔工埋着的頭抬起。
  看到女人臉的一瞬間,無數的情緒湧上心頭,心中是止不住的狂喜,是真的!
  是阮喬,她沒有死!
  可是下一刻,陸哲淮又皺了眉,以前阮喬遇見這種事情,怎會忍得了,她可是被他寵壞的大小姐,囂張跋扈,把什麼人放在眼裡過?
  現在的她,竟然能忍受着這一切?
  她曾經是被自己捧在手心的公主,什麼時候被人這般罵過?
  他的呼吸都變得冷徹起來,冷冽的目光掃向了藍雨。
  藍雨對上陸哲淮那可怕的目光時,頓時噤聲,如被人用手扼住喉嚨,難以言語。
  藍雨不懂陸哲淮為什麼這樣看她,可明明受委屈的人是她,做錯事的是這個清潔工不是她!
  「陸先生……」  「夠了,藍小姐,這衣服我替她賠了。」
他的目光冷而鋒利。
  藍雨呼吸停滯,扯出一絲僵硬的笑,「陸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哲淮冷然一哂,「藍小姐這是聽不懂人話嗎?」
  藍雨向來身邊男人無數,眾星捧月,這個陸哲淮居然為了一個清潔工駁自己的面子?
氣的顫抖雙肩。
  「陸先生,你這是要為了一個清潔工和我作對?」
  她也乾脆挑明,漂亮的眼睛有着薄怒,正冷然的看着陸哲淮。
  陸哲淮冷笑一聲,反問道,「那又怎樣?」
  藍雨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這話一出,阮喬不自覺的顫了顫心臟,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胸膛便是一陣波濤洶湧,難以平復。
  可,她明明不認識他啊……  阮喬扯了扯陸哲淮的衣角,聲音有些可憐,道,「先生,是我的錯,是我將這位小姐的裙子弄壞了,你不用這樣……」  阮喬漆黑黑的眼,用着倔強堅強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