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曾經靳文昭未對她如此用心過……蘇晚站在窗邊,看着外面被北風吹得四散凋零的殘葉。
她打開房門走出去,想要透透氣。
然而剛行至後花園,她的目光怔住,就見靳文昭攜着一女子朝自己走來。
遠遠看去,那女子身着芽黃閃珠緞裙,一舉一動透着青春。
蘇晚不願看這些,轉身正要離開。
可下一秒,就聽那女子開口:「侯念,她怎麼還活着?」
蘇晚聞言愣住,轉身,正要問她此話何意。
然而在看清女人的臉時,她瞳孔驟然一縮,眼底滿是震驚!
這不就是曾經自己的臉嗎?!
第四章都是假的蘇晚一張臉霎時蒼白一片。
這時,靳文昭溫聲對身邊女子道:「元柔,你先回去。」
元柔聞言,俯了府身,輕蔑的看了眼蘇晚,轉身離開。
蘇晚看着女人的背影,就連她自己都覺得不管是穿着、打扮、亦或是走路姿勢都與曾經的自己一模一樣。
她的眼底一陣刺痛,轉頭看着面前的靳文昭,聲音發顫:「她是誰?」
靳文昭沒有回答,只是走上前輕撫摸她的臉,柔聲道:「不管她是誰,只要本王在,就不會讓人傷害你。」
他的聲音溫柔,然眼中卻無半分情意。
蘇晚心逐漸涼了下去,她仰頭看着靳文昭忍不住問:「王爺,你心悅我嗎?」
聽到這話,靳文昭眉間輕蹙,他緩緩放下手:「你要懂事。」
蘇晚眼尾霎時間變紅:「你騙我。」
她轉身,眼淚落下,背影狼狽。
……蘇晚不知道是怎麼走回院子的。
回到內室,她獨坐銅鏡前,看着裏面陌生的一張臉。
又想到後花園裡,那個叫元柔的陌生女人。
家裡只有自己一女,這世間上怎會有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之人?
自己的臉是師父換的,可師父絕不會將自己的臉換給別人……看來顯昭國能夠換臉的,不止師父一個。
「吱呀——」房門在這時,被人從外面推開。
蘇晚扭頭,就見不少丫鬟手上拿着托盤,上面擺放各種奇珍異寶,走進來。
在她詫異的目光中,靳文昭不知何時來到了門口,屏退了所有人。
「這些都是給你的,喜歡嗎?」
他溫聲問。
蘇晚看着桌上放着的各種華貴珠寶,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她知道,靳文昭不是個會討女人開心的人。
想罷,她仰頭看向靳文昭,蒼白的唇微啟:「王爺為何要送我這些?」
靳文昭來到她的面前,嗓音低沉。
「嵐英,我需要給元柔一個尊貴的身份。」
蘇晚望着他的目光霎時黯淡無光,喉嚨乾澀不已。
「所以王爺您曾說愛臣妾是假,讓臣妾暴斃也是假,只有想換臣妾的臉是真,對嗎?」
她一字一句問,聲音哽咽。
靳文昭看着她毫無血色的臉,心尖一顫,卻又被他強壓了下去。
「本王欠元柔!」
聞言,蘇晚眼眶泛紅,她強忍着淚,看向外面凋零的落葉。
似是問他,又似是自言自語。
「那你就不欠臣妾嗎?」
靳文昭見她脆弱的模樣,不由煩悶。
「你放心,雖是娶元柔,但她的身份依舊是你!」
蘇晚聽到這話,才驚覺她好像從未真正認識過自己的夫君。
狂風吹動着窗戶,發出「砰砰」的響聲。
絲絲冷意穿透過了炭火,直達全身,蘇晚只覺越發寒涼了。
她緩緩起身,朝着靳文昭俯身參拜。
「王爺,臣妾不欲為妾,也不會讓人冒名頂替我身份。」
靳文昭眸色驟然冷了下來。
「你此話何意?」
蘇晚空洞的眼眸望着他:「臣妾要將自己的臉換回來。」
第五章換不了了屋內,頓時一派寂靜。
半響,靳文昭冰冷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