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娘!」雲姒從夢中醒來,立刻去找母tຊ親,「我懷疑弟弟昨日被下藥了!」
  鄭國夫人悚然一驚:「什麼?」
  雲姒將謝琰在夢境中的那些話,原封不動地告訴母親。
  鄭國夫人的臉色越來越沉:「怪不得……我就奇怪,章兒平常從不打瞌睡,怎麼偏偏在考核的時候困成那樣……」
  鄭國夫人比雲姒見多識廣,不必雲姒多說,就篤定這件事逃不脫喬姨娘、雲程和雲鶯之手。
  可惜這一回她們反應慢了,已經查不出證據了。
  鄭國夫人恨得牙癢:「府里每日好吃好喝地養着他們,竟然養出了會害你弟弟的仇人。」
  喬姨娘毀了雲章成為白鶴山人關門弟子的機會,鄭國夫人覺得怎麼懲罰都不為過。
  可這件事偏偏就難在沒有證據上。
  沒有證據,喬姨娘、雲章和雲鶯三人都咬死不承認。
  雲丞相也不相信是他們做的。
  鄭國夫人與雲丞相大吵一架。
  雲丞相氣得摔碎了一對花瓶,朝着鄭國夫人喊道:「不可理喻!」
  「什麼證據都拿不出來,分明就是你自己疑神疑鬼,平白污衊喬姨娘!」
  鄭國夫人氣得一陣陣頭暈,身子一軟,跌倒在地上。
  雲丞相吵架時根本沒發現鄭國夫人的不對勁,直到鄭國夫人倒下後,才嚇了一跳,連忙叫大夫。
  雲姒得知這件事時,鄭國夫人已經看過大夫,悠悠轉醒。
  雲姒伏在母親的床榻前,淚水止不住地落下:「母親……」
  鄭國夫人伸手撫摸雲姒的秀髮:「無事,大夫說只是一時怒火攻心,養一養就無事了。」
  雲姒擔憂道:「母親最近總是頭暈,和這次暈倒可有關係?」
  鄭國夫人聲音虛弱地說道:「大夫說沒關係……之前頭暈是累到了,這次暈倒是氣到了……」
  鄭國夫人讓雲姒不必擔憂:「到我這個年紀,有點小病小痛很正常……」
  雲姒垂淚:「爹爹怎麼能將娘氣成這樣?爹爹為何不信我們?」
  鄭國夫人嘆氣:「在我們心中,自然是章兒最重要。可是對你爹爹來說,章兒和雲程都是他的兒子,手心手背一樣重要。」
  雲姒瞪大眼睛:「可是嫡庶有別……」
  鄭國夫人搖頭:「雲程比章兒大六歲。」
  與父親多了六年的相處時間,這六年,是雲章難以超越的優勢。
  庶子比嫡子年長六歲,嫡子還是一個懵懂幼兒,庶子早已有了心機算計。
  雲程讀書的天賦一般,但是一向勤勉,生在丞相府,從小到大都有名師教導,學問是不差的。
  更重要的是,雲程從小就會看人臉色,很會說甜言蜜語,總是能將雲丞相哄得渾身舒暢。
  而雲章年紀還小,賢愚難辨,雲丞相對他的期待並不比對雲程的更多。
  雲姒聽到母親的話,神色落寞:「我……我以為我們和爹爹是一家人,我以為爹爹和我們是一條心。」
  鄭國夫人露出悵惘的神色,曾何幾時,他們的確是一家人。不過後來有了喬姨娘,有了雲鶯、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