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公主讓臣上床,除了這事還能做甚?
公主莫不是想要與臣像尋常夫妻同床共枕不成?」
「有何不可?」
宋語嫣問。
林修遠諷笑:「可白日,公主才當著全府的面說要休了我,另嫁金科狀元!」
第2章宋語嫣一時僵住。
前世,她確實經常用這話刺他,一時之間竟無言反駁。
而林修遠已俯身咬上了她的耳垂。
宋語嫣身子驟然一軟。
前一刻還出言冷漠的男人,此刻咬着宋語嫣的耳垂,低聲問道:「公主今日是想重些還是輕些?」
但不等她回答,男人身上的熱氣迅速將她包裹。
一夜過去。
這場激烈**方得停歇,屋外的狂風驟雨也已不再。
結束後,林修遠起身熟稔的從床頭的匣箱里取出一粒丹丸,一同遞了過來。
「公主請用。」
林修遠的聲音仍然帶着些許嘶啞。
宋語嫣視線聚焦在那粒褐色丹丸上—那是自己特意讓太醫調製的避孕丸。
前世自己厭惡死了林修遠,自然不想懷上他的子嗣。
可如今……宋語嫣伸手推開了葯:「今後我不吃這些了。」
林修遠神色稍怔,可轉念卻臉色更冷。
再度遞過避孕丸,他語氣冰冷:「公主不吃,臣心不安。」
一句話,宋語嫣徹底懵了。
她怔怔看着林修遠。
他這話的意思,是不願與她有子嗣嗎?
這一刻,她恍然醒悟,原來前世不止是她厭惡林修遠,林修遠也厭極了她。
畢竟,兩人除了在床事上,其餘沒一處合拍的……心猝然被刺痛。
宋語嫣抿緊唇,終是一言不發的接過了那避孕丸。
此刻,她仍是覺得,只要她努力,林修遠一定會回心轉意。
第二日。
林修遠一早便去上朝了。
宋語嫣想着要怎麼解凍兩人關係,便決定親自下廚。
因是初次下廚,手都被燙了好幾個包但她滿懷期待從日落等到夜幕降臨,林修遠卻一直沒回來,宋語嫣一顆心逐漸冷卻下來。
又使人去尋林修遠。
沒過多久,下人回來稟告,語氣顫懼—「回公主,駙馬下朝後去了棲音樓,至今未出。」
京中第一青樓—棲音樓。
樓中女子皆是戴罪之身,除非皇恩特赦,不得贖身。
前世,兩人就因林修遠去棲音樓的事吵過無數次架。
只因林修遠將他大半俸祿盡數花在棲音樓,只為護着裏面那位名叫江落月的花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