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縣委書記、縣長的任命要由省里來決定。

因為縣委書記和縣長的人選對一個縣的發展太重要了。

雖然縣委書記和縣長的任命要由省里決定,但作為縣域,還是要歸所屬的地級市來進行管理的。

蒼雲縣隸屬於樞宣市管轄。

樞宣市為了利於管理上的方便,重點推薦了目前主持蒼雲縣工作的丁永勝。

為了確保縣委書記這個人選出自樞宣市,樞宣市委還加了一層保險,又推薦了市**秘書長曹化。

目的就是縣委書記這個職位最好由當地人來擔任,而不是落入別人手中。

童肖媛是省委組織部長陳振業重點推薦的人選。

江恩貴則是常務副省長黃連任重點推薦的人選。

其他職位的人選討論比較順利,但到了蒼雲縣委書記這個職位的人選就有些爭論了。

省委副書記婁運升主張蒼雲縣委書記的第一人選是丁永勝,第二人選是曹化。理由很簡單也很充分,那就是便於樞宣市對蒼雲縣的管理。

常務副省長黃連任力挺江恩貴。

組織部長陳振業則是堅決推薦童肖媛。

陳部長道:「蒼雲縣是出名的貧困縣,要擺脫這種貧困局面,就要對主要領導進行大刀闊斧的調整。丁永勝同志主持蒼雲縣工作有幾個月了,但蒼雲縣沒有什麼變化,還是一如既往。這樣下去怎麼行?至於樞宣市委推薦的另一個人選市**秘書長曹化,估計他也不會給蒼雲縣帶去什麼新鮮的發展理念。江恩貴同志長期在省府機關工作,基層管理經驗稍顯欠缺。省委政策研究室調查處的處長童肖媛同志,對政策變化把握比較準確,政治立場堅定,工作責任心極強。更為關鍵的是,她這段時間一直在蒼雲縣進行調查研究,對如何發展蒼雲縣提出了很多新穎的觀點。我認為還是由童肖媛同志出任蒼雲縣的縣委書記比較合適。」

其他的省委常委對這四個人選也進行了實事求是的點評,不過傾向性並不集中。

有的推薦丁永勝,有的推薦曹化,有的推薦童肖媛,有的推薦江恩貴。

意見如此不統一,那就要讓主要領導來進行拍板決定了。

一把手看了看二把手,也就是省長。

在開會前,一把手已經和省長進行了電話溝通。

省長的態度是蒼雲縣必須要改變目前的局面,為了打破目前的貧困局面,縣委書記這個人選一定要選對。

具體人選是誰,他沒有明說。

而是把這個決定權交給了一把手。

一把手將手中的一份材料拿了起來,道:「這是省委政策研究室調查處長童肖媛同志,就最近她到蒼雲縣實地考察形成的調查報告,我仔細看過了,很好!既有問題又有舉措。陳部長的觀點,我比較贊同。蒼雲縣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貧困縣的帽子一直戴在蒼雲縣的頭上,這些年就一直沒有摘下來過。丁永勝和曹化這兩個人選,我認為不用考慮了。至於江恩貴同志,還是比較適合留在省機關工作為好。這也請黃副省長做出些犧牲吧!」

說到這裡,一把手目光溫和地看着黃連任。

一把手都這麼說了,黃連任沒法再堅持自己的觀點了,忙笑着沖一把手點了點頭。

一把手能這麼說,算是給了黃連任很大的面子。

黃連任以前在擔任市委書記時,江恩貴就是他的秘書。

對此,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過,黃連任推薦自己的秘書,這也無可厚非,不能說是任人唯親。

畢竟作為一個領導,對自己的秘書是知根知底的。

一旦有了好的職位,領導一般首先考慮的是身邊最熟悉的人。

最熟悉的人莫過於秘書。

將自己最熟悉的人派下去任職,自己能夠放心。這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大家對此都比較理解。

這也是一把手為何要讓黃連任做出犧牲的原因。

一把手最後道:「綜合起來比較,還是由童肖媛同志出任蒼雲縣的縣委書記最為合適!」

一把手這就等於一錘定音了。

最終,省委常委會議決定由童肖媛同志出任蒼雲縣的縣委書記!

當這個消息傳到了蒼雲縣,主持縣委縣**工作的丁永勝,直接將茶杯給摔了個粉碎。

丁永勝無法被提拔為縣委書記,這讓很多人都感到很是吃驚。

因為丁永勝已經主持了蒼雲縣好幾個月的日常工作了。

南荒鎮的楊立鐸譚峰等人也都是頗感意外和震驚,都為丁永勝無法出任縣委書記而感到惋惜和懊惱。

他們都是丁永勝這一條線上的人,丁永勝原地踏步,他們也無法往上爬。

這可是關係到他們的自身利益的,不惋惜不懊惱才怪。

就連副鎮長邱叔華也感到比較吃驚,他也一直認為丁永勝被提拔為縣委書記是板上釘釘的事。

只有一個人早就預料到丁永勝不會被提拔為縣委書記。

這個人就是李初年。

李初年給丁永勝幹了不到一個月的聯絡員,就被丁永勝給辭退了。

聯絡員實際上履行的就是秘書職能。

丁永勝將李初年從身邊趕走之後,還不解氣。

幾天之後,又找了個借口,將李初年趕出了縣**,貶謫到了南荒鎮水利站。

李初年能給丁永勝當聯絡員,是財政局長錢坤運作的結果。

丁永勝非常信任錢坤,兩人的關係也非常好。

丁永勝讓李初年當自己的聯絡員,也完全是看在錢坤的面子上。

錢坤能幫李初年,是因為李初年是他女兒錢麗秀的男朋友。

錢坤運作讓李初年給丁永勝當聯絡員,也好儘快讓李初年和他女兒完婚。

李初年才開始給丁永勝當聯絡員的半個月,積極肯干,讓丁永勝很是滿意。

丁永勝對李初年很是滿意,但半個月之後,李初年對丁永勝不滿意了。

主要是李初年對丁永勝比較了解了,他發現丁永勝的心思根本就沒有放在如何發展蒼雲縣上,而是放在了爭權奪利如何往上爬了。

李初年不會對這樣的領導鞍前馬後。

同時,李初年也意識到就憑丁永勝的理念和做法,他也不會走遠。

尤其是李初年發現丁永勝經常和經商的人打交道,吃喝玩樂更是家常便飯,這讓李初年感到很是不安。

丁永勝再這麼下去,遲早會翻船。

丁永勝一旦翻船,李初年的仕途也將戛然而止。

李初年不會將自己的前程繫於這麼一個人身上。

雖然他是縣長,還主持縣委縣**的工作。

李初年還是要堅決地離開他。

因此,李初年開始在工作上故意出差錯。

開始的幾次,丁永勝還沒放在心上。

但李初年接連不斷地出差錯,終於讓丁永勝大動肝火了。

最後,丁永勝將李初年從身邊趕走。

這也是李初年希望的結果。

這其中的原因,只有李初年一個人知道,他也不會對別人說。

很多人還為李初年沒有把握住給丁永勝當聯絡員的機會而感到可惜。

給領導當聯絡員,晉陞的機會多多。

很多人為了接近領導,削尖了腦袋往領導身邊靠。

但李初年不這麼認為。

如果這個領導值得他這麼做,他才會去接近這個領導。

反之,他就會棄之如敝履。